糊恩赐

写啥就是啥,文笔不咋地,要啥啥没有,剧情废本废。。。专注战山为王。。微博:糊恩赐

2.9-2.14白衣卿相solitude两周年联文

Solitude联文组:


总海报:长岛海鲜罐头@超大号西瓜糖 


主办方@Solitude联文组 




2.9白衣卿相·待月西厢


以戏曲道具为主题



参与人员


博肖


@啵啵味水蜜桃 


@栗子梨 


@慕夏_ 


@聂酩酊 


@蒜泥拍黄瓜 


@一颗甜橙子【vb本子预售】 


@一颗兔头 


战博


@楚辞入股不亏 


@朝露 


@猫忆- 


@南城悠幽(包子) 


@岁时记 


@Tapioca奶茶(争取日更) 


@20岁浪荡丈母娘【看头像】 


@姽婳何奈流年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@云青欲雨 




海报@劣颜 




2.10 白衣卿相·春秋代序


以文言文实词翻译为主题



战博


@阿念姑娘 


@川三 


@哈牛柚子露yu【有本预售】 


@梅叽 


@Ranmo阮衿. 


@嫩草吃兔砸 


@上池 


@Uou_ZB(一定看置顶呀)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@夏日限定的缓儿. 


@知惘. 


博肖


@阿五是你的好朋友 


@半宿 


@啵桃奶昔 


@古砚微凹 


@栗子打柚子 


@慕夏_ 


@平平无奇欢 


@堂前言 


@一颗大白菜 


@漪荆姩 




海报@酸辣粉Z 




2.12白衣卿相·烟来云岫


以烟草名称为主题



博肖


@林矛 


@夏日限量贩卖 


@平行波 


战博


@川三 


@奶盖芋泥超好喝 


@时时可爱鬼 


@20岁浪荡丈母娘【看头像】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@椰奶林 


@知惘. 




海报@xian鱼不咸 




2.13白衣卿相·怡情悦性


全员综艺体,互相指定综艺题材



战博


@红绿鲤鱼与昱 


@北寺少年(看最新发的文章) 


@超大号西瓜糖 


@糊恩赐 


@嫩草吃兔砸 


@Ran然 


@溏心荷包蛋 


@天上星星会发光啊 


@温吞 


@杏酸杏【不写完悄悄不改!】 


@一个水饺 


@悦明呀(工作中) 


@33 


博肖


@长安倾故里. 


@惊春 


@江慕璃(生病QAQ) 


@木栀夏夏夏【预售看置顶】 


@秦玖妍 


@秋秋珩 


@司玖玖玖(高三暂退) 


@王那个耶啵超甜 


@云月 


@只是鱼啊 


@钟她没有柚子 




海报@秦玖妍 




2.14白衣卿相·熙来攘往


以乐队曲风为主题



战博


@加减乘除的减 


@猫忆- 


@神女 


@20岁浪荡丈母娘【看头像】 


博肖


@阿五是你的好朋友 


@_不遇 


@词俗尽欢 


@栗子梨 


@糖芝麻酥饼 


@堂前言 




海报@困困倦倦. 




以上就是全部,尽请期待吧。







入药

【醉玉颓山|12:00】

  

上一棒@20岁浪荡丈母娘【看头像】 

  

下一棒@匪咕咕(三次忙) 

  

官方@Fearless战山羡忘   


规定物品:中药

  

规定诗句:你当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之物,你只是凛冬中我愿“拥毳衣炉火”去看的白雪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


“诶!人类!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


说话的人一头红发穿着红色的衣服,他拍了拍水边晕倒的男人,那人穿了一身墨色的衣服,俊郎非凡




那个男人皱了皱眉,终究还是睁开了眼,他看了眼红发少年,问道,“我这是死了吗?”




红发少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“死什么死!你还活的好着呢!不过呢,幸亏你遇到了小爷我,不然的话,这种妖族地界,你早死了!”




墨衣男子咳了两声,“我已是将死之人,不过早晚而已,不过,小兄弟既然救了我,我还是应该道谢的,只是不知你尊姓大名?”




“好说”红发少年伸手大拇指,指向自己鼻尖,“我叫红海尔,是火焰果成精,火焰果呢,就是清热解毒、止咳化痰的良药,所以我...”他挺了挺胸膛,得意洋洋的,“我的血可以用来治病解毒!”说完这句他又有些沮丧,耷拉着肩又说,“不过,火焰果虽有作用,但我成精年浅,功效并不会太...诶...不说这个”




红海尔挥了挥手,又就势拍拍胸脯,“我还是很厉害的,不过,你是谁?为什么跑到这里来?”




墨衣男子微微颔首,淡笑答道,“在下北堂墨染,之所以出现在这...其实,我也不是很清楚,我本来是存了必死的心,投了湖,没想到,阴差阳错,竟来到了这里”




红海尔哦了一声,随意坐在北堂墨染身侧,“那你为什么要寻死?”




“在下...”北堂墨染笑的一脸戚然,但又语气淡然的回道,“命不久矣”




“看你脸色苍白,你得了病?”




“我自小便有咳疾,久医不治,因此被家里嫌弃,弃养在一个小宅,后来长大了,父亲亡故,就被家里长兄赶出了家。我用仅剩的那点钱银去看了大夫,他说我命不久矣,还把钱还给了我,说无药可治,不如留下钱财,吃些好的”




“你因为这个,就想自尽?”红海尔瞪着眼看向北堂墨染,“你就因为这个?”




红海尔嫌弃的瞪着北堂墨染,“你知道火焰果是多少年一遇的奇药吗?你知道我为了活下来废了多少力?有一次差点就被人带回去吃了,好在被一个树精救了,他看我罕见,便带我回了这里,这里都是妖,灵气足,我这才活了下来,还成了妖!可就是成了妖,那堆妖也是瞧不起我,他们总说我是该被人吃掉的东西,还说我这点道行药效,这山里的灵气,我吸了都是浪费!还有一些误闯的人类,说我是惊世骇俗之物,早应为他人性命亡故!我用了好多年学武功,这才得了一身本领,把他们打的不敢再多说半个字!”




“我,在下确实...”北堂墨染听红海尔那么说,突觉得愧疚非常,“你说的对,是我,我太自轻自贱,如今被你救了,倒是真得谢你让我有了为自己活的机会”




“诶,何必言谢”红海尔满意北堂墨染的受教,拍拍北堂墨染的肩,“今天起,你的命”他又拍拍自己的胸脯保证,“小爷罩了!”




北堂墨染淡然一笑,眼中繁星闪烁,“那便多谢你”




自红海尔救了北堂墨染三个月,北堂墨染一共咳晕三次,每次都是红海尔用血救的,北堂墨染没那么难受的时候,红海尔就带他四处乱逛,红海尔会飞,自然不用费北堂墨染多大气力




可怜北堂墨染二十有三,之前一直被拘在家里,后来被赶出来就投了湖,还没什么游历的经验,这段时间,五湖四海,也算他不白活一次




不过这话,北堂墨染可不敢跟红海尔说,他有次说漏了嘴,还被红海尔骂了一通,红海尔咧着嘴,指着他的鼻子就骂,“小爷跟你说了,小爷血能救人,你居然还说死不死的,你是不是不信我?”




北堂墨染不由得苦笑,“我哪里是不信你,我只是不舍得你流血,你看,你三次放血,如今,气血两亏,飞起来都不顺畅了”




红海尔被说的一噎,又非要逞强,“小爷只是最近休息不好,什么放血放的,你们这些凡人,就是少见多怪!”




红海尔撇着头,一脸的傲气,北堂墨染却怎么看他怎么可爱




也不知怎么的,最近北堂墨染看见红海尔便心生暖意,怎么看怎么欢喜




可,北堂墨染也知道,自己其实命不久矣,有些话无法述说,只能藏下满心酸涩,撑张笑脸称是




好在红海尔心大,也看不出北堂墨染心思,手往腰上一插,一副得意非常的样子




北堂墨染看着红海尔那副俏皮样更喜欢了,他其实很清楚,自己的病红海尔是救不了的,只是延长他的寿命而已,他看向红海尔,心念道,‘我没法替你做更多,只能不再害你出血’




北堂墨染自那日之后,若觉得身子不适,便借口困了独处,因此晕了数次,红海尔都全然不知




就这样,又过了半年,红海尔仍旧扯着北堂墨染四处乱逛,这段时间,北堂墨染身体不错,红海尔也高兴的很,把一切归功于自己的血




而北堂墨染早把红海尔放在心尖上,自然是不会反驳,反而笑应下来,随便红海尔扯着到处跑




朽木将摧,反将回春,红海尔哪里知道,北堂墨染是命不久矣




不过,很快,红海尔就知道了




红海尔把倒在地上的北堂墨染搂到怀里,“墨染,墨染!墨染你别怕,我马上给你喝血!”




“别!”北堂墨染拦住了打算咬破自己手腕的红海尔,“别再弄血给我了”




红海尔哪里会应,“这怎么行?没有血你会死的!”




“你听我说!”北堂墨染拉红海尔的手更紧,“我已是回光返照,你救不了我了!你听我说,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。若是,若是我身体正常多好,最好是,我也是个妖,这样就可以长长久久的陪着你,可惜我不是”




“红儿”北堂墨染看着要炸毛的红海尔,终于将爱意映在眼眸上,“我就叫这一次,你莫要生气,我多想,我多想能配的上你”他用空着的手握住了红海尔的手,“无论别人怎么说,但我知道,你当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之物,你只是凛冬中我愿“拥毳衣炉火”去看的白雪。只可惜白雪皑皑不易常在,毳衣炉火人火不在。若是有下一世,我一定要拥了你这白雪,不着毳衣不带炉火,便可拥你这内里滚烫的雪,入怀”




红海尔听的似懂非懂,但他知道,他不想北堂墨染死,“墨染,你有话一会再说,咱们先治病好不好?”




北堂墨染仍在笑,他坚持的摇摇头,“不好,你救不了我,这一世我被父嫌母恶,家奴戏弄,病榻不起,遇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,若我,若我轮回,你记得来找我,别让我受这些痛楚,守在,守在心爱的人身边”北堂墨染又深深的看了红海尔一眼,在红海尔怀里闭了眼




“墨染,墨染!”红海尔心里酸乎乎的,好像哪里空了一块,“不行!我不会让你死的!你等着,我这就去地府救你!”




红海尔一个变幻到了地府,直接就喊,“墨染,北堂墨染,我不许你投胎!”




“什么人!”出来的是地府的判官,“地府森严,岂容你胡乱吵闹!”




红海尔功夫不错,哪里会怕什么判官,他变出武器往前一指,“废话少说,把北堂墨染交出来!”




“岂有此理!”判官指向红海尔,“来人,抓!”




“且慢!”一白衣男子突然出现,还没看清脸,地府的人就弓腰行礼




那判官一改刚才的冷面,乐呵呵的上前问,“见过时影上仙。不知上仙来此有何贵干?”




时影离的近了些,红海尔总算看清他的脸,他冲红海尔笑笑,“我来找他”




红海尔跟着时影回了时影的神殿,问背对他的时影,“你真的是北堂墨染?”




时影转过身问道,“为何那么问?”




红海尔往前走了几步,开始解释,“墨染他喜欢穿一身墨衣服,书生意气。你穿的白衣服,恍若谪仙。而且,你俩笑起来不一样,他的笑带着暖意跟平和,你笑就,你跟别人笑冷冰冰,跟我笑,我又看不懂你的神情是什么意思,该不会...”红海尔拍拍手,“哦~我知道了,肯定是地府怕了我,这才找了个跟墨染极像的人来应付我!”




时影被红海尔逗笑,又咳了一声控制住笑意,一字一句的说着,“我知道,你当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之物,你只是凛冬中我愿拥毳衣炉火去看的白雪,而如今”时影伸出手,“我只是扔了毳衣来抱我的白雪”




红海尔这才彻底信了,“你真是墨染!”




“我叫时影”时影又往前走了一些,“北堂墨染是我历劫时的身份,他不算完全是我,但有一点,我们相同,以你为药”




“什么?”红孩儿睁大了眼,往后退了退,“你也要喝我的血?”




“不是,他不舍得你受苦,不肯喝你的血,我怎么可能舍得?我的意思是,我以你的陪伴为药,再也离不开你了”




时影抬抬手,“那现在,我的白雪,可以入怀了吗?”




若是去地府的红海尔还不明白,那再次看到墨染,哦不,是时影的时候,他也看透了自己的心思,时影说他是皑皑白雪,那时影大概就是雪覆盖后的松树,松树和白雪,自然是分不开的




往前走了几步,装成一副勉强的样子,“行吧,我就,勉为其难,陪着你,给你当药好了”




时影笑的更欢,手一勾把红海尔拥入怀中,“多谢你,今后漫长岁月,有你便算不上熬苦,多你就有了一味甜药”




红海尔噗嗤笑出声,也回抱回去,“那你拥好你的白雪,小心哪天里面的火烧了你”




“不怕”时影答道,“你的火,只会暖”

1.1暗室逢灯 20:00

【元旦联文|暗室逢灯】(此一发完为《乱臣贼子》前文介绍,可不做连立,单独观看)

上一棒 @繁华黎秋. 

下一棒@加减乘除的减 

  

主办方@暗室逢灯联文组 

 

“你醒啦?别怕,我叫北堂墨染,是我把你救了的”

 

这是百里弘毅刚醒来听到的话,那个人看上去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扯了个不达眼底的笑,安抚他的情绪

 

百里弘毅又能好到哪里去,他连扯出个笑都费力,只能点点头表示感谢,在人的搀扶下坐起来,自我介绍道,“在下,百里弘毅”

 

北堂墨染点点头继续问,“百里?越国没有姓百里的臣民,你是哪个国的百姓,怎么跑到了这里?”

 

百里弘毅眼尾发红,“我是楚国的,因为你们皇上好战,我的爹娘都离我而去了”

 

北堂墨染拍了拍百里弘毅的肩,“别太难过”

 

“不难过?”百里弘毅的眼眶泛湿,又极力忍着,攥拳回道,“你告诉我,如何才能不难过?事不关你,你当然那么说!”

 

北堂墨染挂着的笑不见了,他垂着眸,“你的事确实不关我,可我的父母,哦,还有叔伯,他们也都离我而去了”话里还尽力表现的云淡风轻,可又骗得了谁呢?

 

百里弘毅楞了半晌,手上松了劲,“对,对不住,我,我不知道”他看向北堂墨染问道,“那他们是为什么...”

 

北堂墨染打断了百里弘毅的话,“功高盖主”他看向百里弘毅,“之所以留了我一命,只是因为我当年太小,他们都觉得我‘不懂事’,再加上赶尽杀绝太过于无情,这才只把我爹娘叔伯招进宫里叙旧,没让我去,你说...”北堂墨染脸上挂上嘲讽的笑,“好不好笑?”

 

百里弘毅这才明白北堂墨染为什么笑的那么假,“我...”他想跟北堂墨染道个歉,“对不...”

 

还没说完就被北堂墨染打断,“不用道歉,你与我理应同命相怜,再说,这件事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

百里弘毅抬起眼说道,“君明臣贤,君不明则臣不贤,我们合作如何?”

 

“合作?”北堂墨染笑的更开了些,像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,而后又正了神色,盯着百里弘毅的眼睛问道,“我为何信你?单单凭借你三言两语?我又如何得知你说的是真是假”

 

百里弘毅沉默了一瞬,后沉声说道,“我想,你如果想辨个真假,自然有你的办法”

 

北堂墨染坦然的看着百里弘毅,“你说的是,那我信你”

 

这句话百里弘毅哪里听不明白,想来北堂墨染也查过了才会那么说,百里弘毅也不因北堂墨染早就查了还要试探自己而生气,反而坦然的继续说,“那我们,合作?”

 

北堂墨染挑挑眉,“如何?”

 

“你想个办法让我混入朝中,我们一起搅浑这朝局”都是聪明人又何必兜圈子,“我来这边,就是为了做这件事,本来想说自己想办法,但现在你我都对这王有着恨,为何不一起?不管结果如何,怎么都得让它天翻地覆了才行”

 

北堂墨染托着腮想了想,说道,“你不是越国人,想进入朝堂太难了,我能找到的办法打听到你的来历,皇上如何不行?就算我除掉你的来历,也不见得能入朝,除非你去宫里,当个男宠”

 

百里弘毅却看得很开,“只要能达到目的,男宠又如何!”

 

但却被北堂墨染一口回绝,“那可不行”

 

这回倒是百里弘毅不懂了,“为何?”

 

北堂墨染冲百里弘毅扯动唇角,笑意达了眼睛,“我对你,一见钟情”

 

 

 

入夜,北堂府突降奇瑞,彩光照射下从天上降下一位仙子,姓百里,名弘毅

 

当日午间,越王隐约不知梦与真,见一仙风道骨之士,与他说,“皇上,今夜是个好日子,天将降福星于大越,姓百里名弘毅”

 

还没等越王再问,那人便消失不见,后越王再看,自己却是在桌边小憩

 

越王哪知是真是假,只好派人盯着北堂墨染的府邸,后回报,天降祥瑞,得一仙童

 

越王更是不信,哪里有如此虚幻的可能?就在这时,北堂墨染求见

 

北堂墨染漏夜前来,身上还沾着一些寒气。入门则拜,“臣,北堂墨染,见过皇上”

 

越王死死的盯着北堂墨染,问道,“免礼,爱卿深夜前来,所谓何事?”

 

北堂墨染倒是从容的紧,“回皇上,臣今夜府中突然多了个男子,外面还有个道士大呼小叫,说什么此人是个福星,臣认为此事非比寻常,便衣服也顾不得,特地来禀告吾皇,请吾皇定夺”

 

宫里突然出现个人,不可能大家都没察觉,因此越王从完全不信,变成将信将疑,“你刚才说,道士?”

 

北堂墨染按规矩回答,“是,说是道士,不如说是怪人。他只扎了一个道士的发髻,衣衫轻薄,疯言疯语,臣怕他妖言惑众,已经抓起来了”

 

这凑巧碰上又凑巧说这些,越王又凑巧梦到,哪有那么凑巧的事?越王自然是不信的,“哦?人你带来啦?”

 

北堂墨染摇摇头,“臣怕他言语无状,把他关在了府里”

 

越王点点头,冲着门外就喊,“来人”屋外人应声答是,越王摆动手指,做出走的姿势,“去把北堂府的两个人请来,特别是那位,百里公子”越王说完又看了北堂墨染一眼,北堂墨染仍是那副事不关己,如实禀报的神情,便用手按上自己的太阳穴,闭着眼对着门口的下人说了句,“快去”

 

没过多久,那二人就被请了来,见了越王,哪个都不肯跪

 

一个说自己是山外闲人,不懂朝中规矩;一个说自己从未跪过神明外的人,怕越王担不起

 

越王不怒反笑,盯上那位“山外闲人”,“你说,这位公子是我们越国福星?”

 

“正是如此”道士说起话来也很随意,什么“回禀”、“有礼”通通都是狗屁

 

他手一背,仰着头,悠哉悠哉的说着话,“福星已至,应迎进宫廷,以礼待之,延,越国之势”

 

这些东西说是玄幻,可也不能完全不信。别的不说,就说这宫廷,北堂墨染年纪尚轻,怎么也不可能把握宫廷之内,给他上演一出那么大的戏

 

越王信又添了几分,看向百里弘毅仔细思索,‘做官看家姓,他姓氏非越国人,做官是不可能了。可若是做男宠,此人虽是有两分姿色,但可惜是个男子,我又不好男色,迎个男宠,倒是显得多余’

 

“诶!皇上!”道士突的开了口,脸上挂着不认同,捻捻自己的胡子说道,“我说的是‘以礼相迎’,可不能随便当一个男宠了事。要知道,等您百年之后,他还要坐阵朝堂,保越国气数绵延不尽”

 

“放肆!”越王面色不愠,因被人看穿心事,也因道士话里的不敬,他一声喝出帝王霸气,“我越国数年,什么时候竟要靠一个黄口小儿来保?”

 

那道士却丝毫不怕,嬉皮笑脸的说道,“您别不信呐!您看,您身体微恙,怕是,不久于世喽!”

 

“你!”越王话都没说完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,一番兵荒马乱后,醒了过来,屋里没有那个疯言疯语的道士,也没有百里弘毅,只有北堂墨染守在那里

 

“北堂爱卿”越王叫道

 

北堂墨染见他醒了,往前几步跪在地上,“皇上请吩咐”

 

“听旨”

 

越王心里清楚,自己身子早在几年前虚了,只是他儿尚小,可如今...罢了!越王叹了口气,他刚又做了个梦,梦见没有百里弘毅坐阵,这越国会变得乱象纷纭,而且,他昨日召太医早就知晓自己,不久于人世

 

赌一把吧,总比过全让儿子承担一切,若是真的国破人无,自然有这位不知为何出现的人,替他顶罪不是?

 

盘算好后,越王又开了口,“今日起,立百里公子为后,我去后,以礼相待,做太上皇”

 

“遵旨”

 

 

 

下毒,瑞兆,宫里外沆瀣一气,短短几天,北堂墨染与百里弘毅,养成了别人没有的默契

 

他们之间的情愫自北堂墨染救了百里弘毅那天起,生根发芽,吸取着双方的养分,茁壮不已

 

几日后,越王殡天,百里弘毅登上太上皇的位置,没人知道那夜越王的梦到底怎么回事,也没人知道百里弘毅与北堂墨染一见定情,如何互许

 

但从今天起,他,百里弘毅,与北堂墨染,将是同处高位之人,一同握着一个国家,国是福是祸,全凭他们高兴

 

北堂墨染的眼从台下望上来,映进百里弘毅的眸子里,眼神交汇间,两人交流成句,‘无论如何你我同体,从此,你便是我,我便是你’

我字最丑! 

暗室逢灯联文组:

很荣幸请到了多位老师来通过手写和音频的形式为我们送上了祝福。感谢阿弦老师的剪辑以及后期加工@钟她没有柚子 老师


bgm:《让我听见你的声音》by Bigbang



以下是参与老师:


手写祝福:

@有生之年. 

@秦玖妍 

@嫩草吃兔砸(已阳勿催) 

@钟她没有柚子 

@啊啊啊阿昱啊 

@Tapioca奶茶(争取日更) 

@长安倾故里. 

@陌殇(看置顶) 

@超大号西瓜糖 

@小肉球 

@清行. 

@溏心荷包蛋 

@二战巴黎不设防 

@糊恩赐 

@猫忆- 

@菠萝蜜蜂蜜 



音频祝福:

@Tapioca奶茶(争取日更) 

@杀秋 

@Ranmo阮衿. 

@土狗蘸大酱【入股不亏】 



祝大家,新年快乐。

军功

【12.28|15:00】

主办方@Fearless战山羡忘 

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疾家忠良,爱将名冲,此次得胜回返,朕心甚欢,封,疾冲为一等公,即日起,见朕无需跪拜,再赠爱卿珍珠十斛,黄金万两以示爱重,钦此~”




疾冲本跪在地上,这会听了旨,领都没领就站了起来,理了理自己的领口袖口,问道,“就这些?”




“回疾将军的话”颁旨的太监把圣旨往前一递,唯唯诺诺的躬着身子答道,“皇上还有一句口谕,皇上说了,将军此行辛苦,不必急于入宫谢恩,过几日再去即可”




疾冲似乎还是不满意,他坐在凳子上,把右腿抬起放在凳面,掸了掸靴子上的灰,又问,“刘公,真的就这些?”




“是啊将军”太监自然也不明所以,毕竟这赏赐已算极丰,不知这疾将军还想要什么,可疾冲毕竟是将军,他一个太监哪里敢胡乱说话,只能低着头躬着身子往前几步,把圣旨摆在疾冲眼前,又说,“请将军先接了旨吧”




疾冲伸手,用手背把圣旨推到一边,明摆着不想接,“皇上真的没有别的话啦?”




“这...”刘公公毕竟是宫中老人,哪里还会不明白,这明显是皇上的封赏不对心思,但他急着回去复命,哪里能陪疾冲打哑谜?他转了转眼珠,把圣旨往前一递,说道,“许是皇上有什么其他封赏,是需您亲自去领的”




“呵”疾冲突的发笑,“说的也是,这个怎么可能让你来赏”疾冲手指敲了敲桌子,“放这儿吧”




“这...”不合规矩?这话刘公公可不敢说,疾冲练武多年,别说跟他动武,就是用胳膊夹,也能把他夹死




疾冲把胳膊往腿上一杵,倾身去看刘公公低着的脸,说道,“你还想不想复命?想就放这。放心,出了事,自然有我担着”




得了这话刘公公哪里还会说二话,答了声“是”把圣旨恭恭敬敬的放在桌上,对疾冲行礼说道,“奴才告退”言罢退出了屋




刘公公回了宫,自然是要与皇帝禀告,当今皇帝是真瓦国的新皇,上位不过两年,因手腕了得,被人知晓,名百里弘毅




“禀皇上,奴才已经把圣旨送到了”




“哦?”百里弘毅坐在龙椅上,手里捧着手卷在看,这会听了禀告也不抬眼,直接问道,“那他可有说什么?”




刘公公斟酌着措辞,说道,“旁的倒没什么,就是…”




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截住,“皇上您何必问他,臣这不是来了吗?”说话的,自然是疾冲




百里弘毅这才把眼从书卷上移开,皱着眉问向疾冲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

“臣来讨赏”疾冲穿的不过是平时上朝的普通军服,朝着百里弘毅拍了拍自己的军衣表示没有携带兵器,而后看向百里弘毅笑的邪气,“你们都退下吧”自然不是说给百里弘毅听的




听了这话,奴才们自然清楚疾冲的意思,他们看了眼百里弘毅,见百里弘毅点头默许,这才称是退下




百里弘毅等下人们退出去关了门,才问,“朕赏给你那么多,你还讨什么?”




疾冲不喜欢绕弯子,直接说道,“皇上知道,臣要得不是这些”




百里弘毅摇摇头,“朕能给的只有这些”




“当真?”疾冲问道




“是”




疾冲并未多说,只一句,“那臣,告退”谢恩什么的一并省了,转身就走




百里弘毅等疾冲走远了,才回过神来,他的手心早已汗湿,心里茫茫然,也不知是高兴,还是不高兴




百里弘毅与疾冲自幼一起长起来,情谊本就非旁人可敌,可疾冲这次出征,要的赏居然是今后为龙床上宾!百里弘毅气啊,气疾冲把他俩的感情当成筹码,当成奖赏。可百里弘毅又没办法,这次邻国发难,若是一直败北,定逃不过被人威胁着割地赔款。武将之中,只有疾冲最善排兵,而其他武将都用过了,没一个得胜,必须得用疾冲不可




百里弘毅从寝宫,悠悠的转,从早晨转到晚,最终,还是招了疾冲入宫,应了他的求,这才把疾冲送去战场




百里弘毅今日是特意不提那事的,他就是想看看,疾冲到底有没有把他当回事。结果疾冲居然什么也没说,就走了!他到底把自己当什么?高兴了的玩具吗?




正当百里弘毅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,门外突然闯进一个人,喊道,“皇上不好了!”




百里弘毅本就有气,这会儿倒是有了抒发的口,抓住茶杯往那人身上一扔,斥道,“放肆!”




那人连忙跪下,“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”




茶自然是半热的,撒那人一身,百里弘毅倒是先不忍心起来,皱着眉问道,“先说何事?”




“奴才本奉了旨,去给疾将军送赏,可走到宫门就碰上了疾将军,将军说,让我们把东西哪拿的放回哪里,还说,还说,谁敢登他的门,就扛着脑袋进去,被扛着出来”




‘看来他还是在意的’百里弘毅这才高兴了两分,又问,“他真的那么说?”




“是啊皇上,奴才还以为,奴才要血溅宫门了”




‘那他今夜定是要来’百里弘毅沉吟片刻,说道,“朕知道了,无妨,你退下吧。哦,还有,今晚朕就宿在御书房的侧室,不会有事,让他们不必保护,都撤了”




“这...”若是出了事,他们要掉脑袋的




百里弘毅抬眼看了那人一眼,说道,“按朕说的做,朕自有安排”




那人无法,只能答是退了出去






入夜




百里弘毅刚处理完政务,准备去侧室睡,刚进侧室就被一黑人男子劫持,但百里弘毅也不害怕,反而平静的问,“你来了?”




“皇上知道我会来?”黑衣人松开了对百里弘毅的钳制,把面罩从脸上摘下来,露出自己的脸,此人如百里弘毅所料,是疾冲




疾冲被看穿也不急,反而把百里弘毅拽进屋,把门关了上,说道,“早知如此,我就不扮成黑衣人了。不过也是,皇上若不知道,又怎么会把守卫都撤了”




百里弘毅看向疾冲,说道,“你自幼便这样”




幼时,疾冲也会经常夜里潜进来,也是同样,百里弘毅会在御书房侧室等。不一样的是,那时的疾冲,来是为了完成百里弘毅交代的任务,让当时的身为太子的百里弘毅,把手伸到宫外去。不过后来,日子久了,疾冲对百里弘毅就生出了别的心思来了




疾冲搂住百里弘毅,说道,“回皇上的话,臣来讨赏”




百里弘毅没推开疾冲,只问,“你可知...”可知什么呢?百里弘毅也不清楚,自己想问什么,明明想问的是,疾冲心里有没有自己的




可就是没头没尾的话,疾冲也凭着多年默契回了,“知道,我讨的本就不是一次的赏,是今后的赏,若是皇上愿意,臣入主东宫都成”




百里弘毅噗嗤笑出声,看向疾冲嗔道,“我才不要一个你这样的东宫娘娘”




百里弘毅笑的不多,疾冲也不多见,这会见了心里滚烫烫的,他也不多话,直接把百里弘毅打横抱起往床的方向走,还要问一句,“那臣要你,可好?” 

  


百里弘毅自然是不会回答,疾冲也没想过要他回答,总之,还没等百里弘毅紧张,人已经被放在了床上,眼前是疾冲的脸,身后是厚厚的床,似乎无处可去了



拉灯

  

  

百里弘毅大口大口的喘气,让自己缓下,他看向正在俯视他的疾冲,佯装怒道,“你这是诛九族的罪”


疾冲咯咯的笑,凑在百里弘毅耳廓舔,舔舐间说道,“没办法,臣功高盖主嘛,至于臣的九族,刚不是被皇上您绞杀了嘛?皇上若嫌不够,臣再让皇上杀上几回可好?”


疾冲把汗湿的上衣脱了,又一次吻上百里弘毅的唇,吻之前,凑在百里弘毅唇边一字一句的说,“皇上,臣这就交代臣的九族,皇上记得绞杀”


床枝开始作响,帐中又添新香,这夜还长,疾冲的九族,还有的‘杀’,‘杀’不尽。百里弘毅今后,还要继续的‘绞杀’下去

暗室逢灯联文组:

1.1-1.3尽情期待

句子为每位老师本篇文章的导语




战博

梧桐枝桠疯长,爱意刺穿心脏-@琑家的阿月Ꮤ(谢绝转载) 



是你带我走出黑暗看见了光,我也陪你将世界点亮,往后余生,我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。-@姽婳何奈流年 



你跟我走,我带你去过你真正想要的生活。-@啊啊啊阿昱啊 



北堂墨染的眼从台下望上来,映进百里弘毅的眸子里,眼神交汇间,两人交流成句,‘无论如何你我同体,从此,你便是我,我便是你’-@糊恩赐 



“播种栽树,与君承欢”-@Ranmo阮衿. 

  

“他救不了童年的自己,但他可以救他的童年.”-@阿念姑娘 



在喜欢和报复之间,他选择相信他的来意是他所期盼的。-@繁华黎秋. 

  

“我是被困暗室的伤者,蜗居一隅舔舐伤口,你打着摆渡人的灯,从此,暗室逢灯永不熄灭。”——肖战

“我是踽踽独行的孤燕,一路碰撞寻找航迹,你持着摆渡人的线,自此,低空飞行永不迷途。”——王一博-@Bbigfan 



“我救了你之后会发生什么?”“我也把你救回来。”-@奶盖芋泥超好喝 

  

  

你渡了我,谁来渡你?-@溏心荷包蛋 

  

  

王一博见过那样万人空巷的独属于一个人的盛世,也见过人声鼎沸为一人而欢的场面,但这些与他无关。-@小戬缘0805 



谢谢有你在,陪着我奔向光。-@受  不  起(缺少部分在群里) 



本是青灯不归客,却因浊酒恋红尘。-@土狗蘸大酱【置顶预售】 



我只记得那日,他腰间挎着长剑向我走来,那时我就在想,他是所有人心中的大将军,却只是我一个人的少年郎。-@加减乘除的减 



你那时问我能不能给你拿块点心,我给你了;如今你同我要江山,我也给你了。一博你看,父后一直都这样喜欢你。”- @Tapioca奶茶(争取日更) 



我不想离开你,可是你必须离开我了……-@嫩草吃兔砸 



有幸相遇

不幸错过

庆幸重逢

从始至终,想要的不过一一个你。-@梅叽 



从始至终,我要的,不过一个你。-@山上的果子-林林 



“美人!当心剑在偏一分,你的性福就没有了”-@妤白白呐 



差一点我就抓住你了-@慕夏_ 



“我愿成为你的羽翼护你一世周全。”

“可我只想你安安稳稳的活下去。”-@猫忆- 



我们的生活在此刻交织,实现灵魂的救赎-@有匪君子 



单向救赎不如双向奔赴-@川三 



后来有个传闻他很是受用——肖战是王一博的浪漫主义根源。-@P林珮L 



这里荒芜寸草不生,后来你来这儿走了一遭,山野花开,草绿盛景。

我做了一个梦…等等!是我还没睡醒吗?我喜欢的人竟然躺在我身边?!—@懒癌珞七(缺失看置顶) 


@陌殇(看置顶) 


@兔子骑着大摩托 


@阿拽 


@楚辞入股不亏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博肖



“我的人生一直都是黑暗的,直到高三那年遇到了他,我生命中的那缕阳光”-@秦玖妍 



“愿你满是阴暗潮湿的地方照进只属于你的一束光。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-@季月归 



谁说坠落的星辰不会再遇见他的月光呢?-@九谷 



我费了半条命,不过是想尝尝那玉香斋的点心,要一个你罢了。—@钟她没有柚子 



我的世界是无声的,但你一抱我,我就听见了独一无二的声音。-@小肉球 



阳光洒落在他年轻的脸上,仿若头上顶着一圈光环。

“喵。”

王一博笑道。-@二战巴黎不设防 



月亮只会沉默,情话要自己去说。 @菠萝蜜蜂蜜 



肖战手下的人都说,王一博是肖战生命中唯一的光点。唯独王一博清楚,是肖战带着他走出了深渊-@酒后不闻尘·离祁岁酒 



血红色的曼珠沙华,是无尽的爱情,也是地域的召唤,你若不肯回头,我便共浴沉沦。-@木槿轻轻舞 



雾里看花,大雾散尽,花亦不在;水中捞月,水光粼粼,月影无形。

前世的因,今生的果,独留我一人独行世间,惆怅彷徨。-@流着芝麻馅的元宵 



这一秒只想在爱里沉溺-@司玖玖玖(高三暂退) 



让我们平静地幻想未来每一刻。-@林矛 



用最纯净的血,解最邪恶的咒-@吾i安红豆 



我忘了说。—@乌托邦的猫 



Wherever you are You are always in my heart -@清行. 



“我于万家星火中被弃入黑暗,我本该忘了光亮,可你的出现才让我发现,原来我爱的不是那灯火,而是仅仅一个你”-@长安倾故里. 

  


一个了结性命,一个收割灵魂,本质上,他们就是一类人。-@无又又 

 


@一捆酸菜 



美工@Tapioca奶茶(争取日更) 

策划@钟她没有柚子 

主办单位即活动构思@暗室逢灯联文组 

宣发@钟她没有柚子 

乱臣贼子

青耶八年,越王气衰临近殡天,幼子年幼,不能担朝,为国运康泰,王特占卜问吉,占卜有言,百里有子,其名弘毅,利于国本,为国迎之,处后位而不必侍主皇,虽迎入然不许轻言行,以待王上归天之日,处国之根本,立为摄政,自称为“朕”,协助幼主,至其成年。青耶九年,越国大丧,弘毅升位,于幼王身后辅政,臣称,太上皇




朝堂之上,一年轻臣子举着笏板往前一伸,“禀太上皇,皇上,臣认为,先皇立的法度虽好,但不适合现在的局势,不如,因时度事,适当变通”




“放肆!朝上岂容你胡言乱语?破坏纲纪?”这次说话的是一个老臣,应该是气急了,连笏板都没支就开了口,“太上皇,皇上,老臣以为,先帝殡天不过一年,如今就说他法度该改实在为时过早,再者,法度立有数年,国未曾有乱,如今却要谈什么变通,实在是无从谈起”




那个年轻趁子说话不好听的很,他看了眼刚才的老臣,说道,“张大人,都说,人老多迂腐,今日算是领教了”




张大人也不生气,轻蔑的笑了笑,“郑大人,你这年纪经历少,哪里懂什么兼顾考量,只不过是一时心思,不管后果罢了”




郑大人年纪轻受不起激,甩甩袖子说道,“张大人您说那么多,也不过诛心罢了。我只不过说的是因时适时调整,哪里又成了不计后果的一时心思?”




“诶!”正当两人吵的不可开交,一旁的墨衣男子站了出来,冲上位支了笏板,又冲着那两位各行一礼说道,“两位实不必争吵,臣有一言,不知可否当说”




说话人乃是北堂家的长子,北堂墨染,北堂家是世袭的爵位,有众人敬重,说话也有几分重量




那两位大臣互看了一眼,又从鼻子间哼出一声,撇过头不看对方,冲北堂墨染的方向一拱手,“请”




“既然,二位各执一词,那我们不如把要改的法纪,改上部分,也不急于一时,潜移默化的改,再看效果如何,是否当改,若是不当,那若是要改回,也不必担心百姓说什么,朝令夕改”




两位大臣还没说话,百里弘毅就拍了椅背,“荒谬!北堂墨染,你祖上承官多年,怎么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?潜移默化不会称朝令夕改,那我且问你,如何潜移默化?又如何在觉得不妥的时候,适时撤回?”




北堂墨染也不急,接着说道,“回太上皇,只要我们把一个法令拆开,不做法令施行,由国都往乡里,一点点传播过去,百姓不见法度,不必惶恐,耳熟目染,心领神会,若是有什么不合适,再由国都收回,百姓见国都不再有此行,自然心领神会,不必非要下旨”




百里弘毅仍是不认可,“照你这样弄,就算这个法度真的可行,整个想实施下来,也得多年累积,更别说法度不合适,撤回也需要时日,一来一回,何时才算的完?”




“太上皇年轻有为,吾皇万岁有余,这点时日,还是等得起的,只要有利臣民,何必拘于时限,难道,一成不变,就能应如今的局势?您应该清楚”北堂墨染微抬头看向百里弘毅,“如今民非往时民,法度不度时,民或生反意”




这话极有威胁意味,听的百里弘毅蹙眉,“北堂墨染你!”




好在郑大人及时开口打断,“太上皇!太上皇息怒!听臣一言。臣认为此法甚好,可以一试,老是拘泥不前,越国何日才能成为强国,不变易生愚民,受别国小利而走,非明举”




或许是郑大人的话更好接受,百里弘毅没再发怒,他看向不置一词的张大人,问道,“张大人,您意下如何?”




这位张大人朝中威信级高的老臣,其他老臣基本都以他马首是瞻,只因他虽不至于守旧到迂腐,但也不是那么好糊弄,刚正不阿,为国为民




这次的变政哪有北堂墨染说的那么简单?虽听上去没问题,但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哪里是你想不玩就不玩,其他人听不懂,不代表他也听不出端倪,只是...他看向北堂墨染,‘为了让我今日来做这场戏,他挟持了我的发妻,若是我否了,怕是朝不必散,妻已无命乎’他又看向其他老臣,其他老臣基本上都被北堂墨染那句一成不变则民生反意,绕了进去,没一个有微词,他叹了口气,‘罢了!郑大人说的也有道理,一变不变,民愚生反’




张大人选择了低头,“回太上皇,臣亦觉得可行”




百里弘毅却还有话说,“可朕觉得...”




还没说完就被北堂墨染淡笑打断,“太上皇莫不是怕麻烦?”




“放肆!”百里弘毅似乎受不起激,干巴巴的说道,“既然现在,众卿家没有意见,那这法度如何改,如何推行,还请北堂大人多多考量”话外之意,就是让北堂墨染负责这件事




北堂墨染自然接下,“臣,遵旨”




这一件事占了整个早朝,好不容易定下,朝也就散了,百里弘毅背着手回了自己的寝宫,来不及休息就有下人来报,说是北堂墨染来了




虽说朝上争吵厉害,可臣子来见,又不能说不见,百里弘毅只好让奴才把北堂墨染请进来




北堂墨染被请进来,依礼要跪,“臣,北堂墨染,见过...”




“行啦!”百里弘毅挥挥手,没让北堂墨染跪,,又冲着刚领人进来的奴才说道,“北堂大人想来有事要禀,你出去吧,把门带上”




等奴才得令退下,百里弘毅才问,“北堂大人刚领了要职,怎么还屈尊来这里?”




北堂墨染没回答,反而走到百里弘毅身侧坐下,摸向百里弘毅的肩问他,“怎么?还气呢?”




百里弘毅撇开脸不愿看北堂墨染,说话却酸溜溜的,“朕怎么敢?北堂大人您蒙祖上庇佑,方可入朝为官,就连最刚正不阿的张大人,都得卖您几分薄面”




北堂墨染自然听得出百里弘毅话里的酸气,这是在气他朝堂上说话过于难听




北堂墨染无奈一笑,解释道,“他不过是因为发妻被我所劫罢了”




“哦?”百里弘毅似乎有了兴趣,他看向北堂墨染,“果真如此?”




“果真”北堂墨染坐的离百里弘毅更近了些,近到一伸手就可以把百里弘毅揽进怀里,“他最在意这个发妻,自然不敢不应。而且,今日下朝我还特意跟他私聊,当着众多大臣面,以改法相约,他也去了,若是他明天又不应,说受了我威胁,别人也不会信的。再说,改政法是新朝必经,如果他老是阻拦,也会显得顽固不化,你说是不是?”




“确是如此”百里弘毅点头应道,而后又想起自己还在生气,又说,“北堂大人真是好计较,这种可能导致法度错乱的好法子都想得出”




“好啦!”北堂墨染的手从百里弘毅肩上移到腰间,“这主意不是我们一起想的吗?不是你说,我们得持不同意见,才能让他们看不出端倪,怎么这会还要怪我?”




百里弘毅没那么好相与,从鼻尖挤出一个音,“哼”




人没哄好,北堂墨染也不急,反而靠在百里弘毅肩上继续说,“你就看在我明日开始有苦差事,今天就别跟我生气了,嗯?不过,话说回来,你刚才说可能导致法度错乱,那我不就是乱臣?那你这个从别国来搅乱法纪的,岂不就是贼子?乱臣贼子,倒是一对绝配”




百里弘毅斜着眼看向北堂墨染,“什么乱臣贼子?前王好战,使我国土不宁,我为何不能来给他捣乱?你祖辈几代忠良,就因为他怕什么挟幼子号臣民除了大半,你给他改改法度,有什么错?再说,他法度定的本就不好,可能我们改改,还能更好也说不定。怪只能怪,他老了老了,居然敢相信一个与他有家仇的臣子推荐的算士,实属,咎由自取”




北堂墨染轻笑一声,又说,“他哪里是肯信我,只不是使了点手段,让他做了个梦,梦里有那个算士,再经由我的嘴说出来而已,两者皆荒诞,不如去探疑”




“不论如何,如今这越国,算是在我们手上了,随我们折腾,这个‘乱臣贼子’我们也并非担不起”




“好啦我的太上皇!”北堂墨染打了个哈欠,抬眼看向百里弘毅,“看在臣明日开始奔波的份上,今日能不能早点入寝?”




百里弘毅睨了北堂墨染一眼,“自然可以,不过...”又在北堂墨染要揽上他肩之前躲开,“朝堂之上,我一个太上皇被你欺压,回来怎么也得欺你一次”




“好哇”北堂墨染笑着应了,但他也有条件,“但是”他看向百里弘毅,又说,“我在朝堂上顶多是你我扮演角色不同,不得已,回来可不能不得已,既然,你想赢,怎么也得堂堂正正比上一回”




这话有几分道理,百里弘毅便顺着话问,“你要如何?”




北堂墨染坐正身子,提议道,“这样吧,看谁,先忍不住凑过来,如何?”




百里弘毅还没明白什么意思,又问,“为何要凑...”话还没说完,就看见北堂墨染的脸在眼前放大,“你这是...”




“太上皇,请您当心,比赛,开始了”北堂墨染说话间,唇蹭在百里弘毅的唇上,划的百里弘毅发痒,又朝着百里弘毅的唇,舔了一下




百里弘毅唇上又湿又痒,腰间也被人搁了一手,肆意揉搓他腰间的软肉,让他身上扬起一阵燥意,偏偏北堂墨染还要在这时候说话,“您可仔细,不要轻易输了”




被看不起的想法让百里弘毅有了恼意,也学着北堂墨染,往北堂墨染的腰间抚去




百里弘毅主动的不多,轻轻一个动作,竟使北堂墨染身上一颤,眸子从刚才的戏谑变得危险,盯着百里弘毅的眼不放




百里弘毅好胜心已起,哪里是一个眼神可以吓得到的,他又学着北堂墨染,伸出舌头,往北堂墨染唇上舔了过去




这一下,濡湿沾上了北堂墨染的唇,顺着唇勾动他的手,抓的百里弘毅更紧了些,北堂墨染唇抿了抿,企图再次回味那滋味,可惜只是隔靴搔痒,越抿就越是下意识想往前凑,把百里弘毅的唇舌吞噬进去




偏偏这时,百里弘毅还扯了扯唇冲北堂墨染笑,那笑扯动了北堂墨染的心,北堂墨染也就没了心思再跟百里弘毅继续比下去,他揽着百里弘毅的腰,往自己的方向扯,拉着百里弘毅往床上倒去




受拉扯影响,百里弘毅撞在了北堂墨染唇上,北堂墨染笑的开怀,含着百里弘毅的唇含糊说着,“你输了”




百里弘毅自然是不认,“你拉我才...这不做数!”




北堂墨染从百里弘毅的腰摸上背脊,这是他常用的,哄百里弘毅用的姿势,也是他情动,最喜欢做的动作,这会儿,自然是,什么都有




这动作百里弘毅自然也熟悉,情绪从微恼变成平静,又变得故意急促,粗喘着气




北堂墨染便在此时,冲着百里弘毅扬个笑脸,边摸边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,说给百里弘毅听,“不管如何,是你先凑过来的,我们只是说比谁先凑过来,可没有说,不许使个法子”




百里弘毅早就被抚的情动,却还是不肯服气,“这次...这次就算了,下次...下次我要在上面!”




“自然可以”北堂墨染应着,也不等百里弘毅高兴就转折,“不过...”




百里弘毅倒是一点不觉得奇怪,俯身看着北堂墨染,扬扬眉等他下一句




只见北堂墨染手往上挪,挪到百里弘毅的脑后,一个翻身,二人位置颠倒,换北堂墨染俯身看着百里弘毅,他把百里弘毅困在自己的双臂之间,又说,“我要在里面才行”




百里弘毅瞟了北堂墨染一眼,又垂下眸,“你总是不讲理”不服气里沾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




“我为何要讲理?”北堂墨染不以为意,他凑的离百里弘毅更近,唇抵在百里弘毅的唇上,又不往前再近,“我跟你讲的,是情”